新金融

热点 搜索 活动
1.8亿信托计划惊现虚假底层资产信托供应链金融为何屡现萝卜章?

作者:朱英子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9-16 14:46:09
中建五局明确表示,从未与天津华航开展过任何业务往来,亦未签订过任何合同。而天津华航虚构的这份合同,便是民生信托“至信1095号”的底层资产包。9月14日,民生信托发

 

中建五局明确表示,从未与天津华航开展过任何业务往来,亦未签订过任何合同。而天津华航虚构的这份合同,便是民生信托“至信1095号”的底层资产包。

9月14日,民生信托发布公告称,“至信1095号中建五局特定资产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至信1095号”)当天已提前终止,总计规模1.848亿,对应的信托收益已按照信托合同约定计算并于提前终止日向投资者进行分配。终止日距离最近一期的发行日还不到1个月的时间。

之所以提前终止,源于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下称“中建五局”)的一则官方声明,声称民生信托发行的这款信托产品的底层资产为虚假合同。这是继云南信托云涌系列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后,又一宗信托应收账款萝卜章事件。

“我们公司之前也打算发展供应链金融,但是放到会上研讨后觉得风险太大,需审慎展业。”一位信托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目前其公司的主要业务还是在政信、房地产。

风险管理水平不足,或许是大部分信托公司谨慎涉足供应链金融业务的主要原因。

虚假收益权被转手3次

9月10日,中建五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近期,中建五局发现,有不法分子盗用其子公司中建五局第三建设有限公司名义、虚构交易事实、私刻三公司印章,和天津华航供应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华航”)签订了两份《型材买卖合同》。

中建五局明确表示,其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从未与天津华航开展过任何业务往来,亦未签订过任何合同,上述《型材买卖合同》中加盖的印章系私刻。而上述天津华航的这份合同,便是民生信托“至信1095号”的底层资产包。中建五局在声明中称,“至信1095号”与中建五局无关。中建五局并未参与、亦不知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得知,“至信1095号”为投资类信托,于2020年8月12日在中国信登进行登记,资金投向领域为租赁和商务服务业。该信托计划在2020年7月31日至8月28日期间已发行六期。

“至信1095号”计划募集总金额为2个亿,期限15个月。募集材料中显示,该项目交易对手为国厚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厚资产”);项目标的资产债务人为大型上市国有企业控股子公司。

具体操作为,民生信托通过将“至信1095号”的募集资金用于认购天津曜晖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份额,该合伙企业将“至信1095号”的实缴出资额,扣除相关费用后,用于受让国厚资产持有的标的应收账款收益权。最终用于受让中建五局三公司应收账款收益权。

该计划通过认购的有限合伙企业受让的资产收益权,获得投资收益,以及通过转让该资产包给第三方获得收益。

启信宝查询显示,天津曜晖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目前由民生信托持股99.97%,认缴金额为6.8亿元。

上述交易环节到底哪一点出现造假?关键点在于国厚资产受让的收益权。9月11日,民生信托发布公告回应称,“至信1095号”是基于保理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之间的业务往来。

资产管理公司即信托计划中的融资方国厚资产,保理公司所承担的角色便是受让天津华航虚假合同的应收账款收益权,然后国厚资产再从保理公司处受让该笔收益权。

民生信托称,项下底层资产是民生信托依据与资产管理公司签署《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协议》而受让的应收账款收益权。

至此,该笔虚假的收益权总计被转手了3次,最终民生信托对该笔信托计划的主要风控对象变为了国厚资产。所幸的是,9月14日,该笔放款便被收回并提前终止分配给委托人,资金无恙。

而此前云南信托的应收账款合同造假,让其6个信托项目至今仍处于诉讼状态。据其2019年年报显示,云南信托为受托人设立的云涌系列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项下的融资人的实控人及担保人罗静,因涉嫌合同诈骗案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目前云南信托已对相关方提起6项民事诉讼,涉及金额共计11.63亿元。

供应链金融风控难题

供应链金融围绕具有真实贸易背景的特定产品供应链上的上下游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其中需要真实的贸易信息、合同、物流信息、资金流转等,如此对应的是需要把控的风控环节。

质押品风险事件亦引起了监管关注。

2020年9月14日,北京银保监局发文规范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押品管理,明确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应综合运用实地调查、核验合同发票、监控回款账户等多种方式,验证应收账款的真实性,不得出现仅对付款通知书回执、债权转让通知书回执等进行形式审核的情形。

目前供应链金融发展前景良好,是服务小微等实体经济的重要方式,也是信托公司当前转型的突破口之一。以常见的应收账款为例,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达15.59万亿元,同比增长14.0%。

一位资深信托研究人士认为,信托公司尚未建立起针对供应链金融的特定风险管理体系,而且对于资金流、信息流、物流的掌控力度也不足,相比银行、电商平台等机构,风险管控能力处于相对劣势。

目前信托公司布局供应链金融业务主要依托于股东的行业背景,股东通过信托公司发行应收账款产品,为其上下游供应链企业融资,既能做强整个产业链,又能腾挪资金。信托公司也能够较好地把控信息流、资金流,实现资金的闭环管理,强化业务风险控制。

以中粮信托为例,其2019年年报透露,全年实现上下游供应链项目放款规模7.47亿元,覆盖中粮集团内外粮油、米面、红酒、饲料等几十个经销商。同时,中粮信托还扩展与中粮集团其他业务单元的供应链业务合作模式。并且,通过与腾讯合作,加入了随借随还、大数据风控模型、线上平台系统等,优化了现有放款流程。

上述资深信托研究人士指出,信托公司需要进一步提高供应链金融业务的风险管控能力。一是需要针对不同行业特点,制定行业客户准入要求,确定企业客户风险评判标准,明确投后管理要求,推出更加精准的风险管控举措;二是需要建立专业的审批条线,区别于房地产、政信业务,建立更加专业的风控体系;三是促进供应链金融业务线上化、流程化、规范化,加强业务流程和风险管控信息化水平,更加及时地监测企业之间的资金流、信息流,提升风险控制水平。

此外,还要加强金融科技应用水平,利用区块链技术记录供应链信息,防止伪造交易。

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大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少企业已开始运用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平台,目前规模较大的是宝武集团使用的“通宝”,主要是钢铁产业的供应链金融平台。“应用区块链的核心目的,除了减少作假带来的风险,更多的是形成可拆分、流转的应付账款,直接从核心企业流转至上游的多级供应商,以服务中小供应商,为他们提供金融服务。”

责任编辑:su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