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 5G建设引发网络基础设施资源整合
    • BY:一飞
      2020-02-14

    2018年11月,GSMA Intelligence研究了运营商之间共享或剥离铁塔资产的做法,发现两个明显的趋势:一是运营商正在采取全新的5G建网策略,二是运营商与通信基础设施趋于解耦。

    5G建网之所以要采取不同的网络策略,主要是因为5G网络与前几代无线网络不同,不仅要增加站点、增强回传能力,还要重新思考整个网络架构,使之变得敏捷。比如在用户高度密集的城区、交通枢纽等地,需要部署大量小型基站来弥补宏基站的容量缺口;如何在为公众服务的同时,面向企业客户提供专有网络服务等等。

    另一方面,长期以来,通信基站、发射塔等基础设施都隶属于各个运营商,由于5G需要投资建设更多的基站,这就使得多个运营商共享基站设施,或者由第三方公司来投资建设和运营基站、多个运营商共同租用变得更为合理、高效。目前来说,这种共享基础设施的做法越来越常见,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运营商面临着巨大的财务和市场压力。

    未来几年间,各国运营商都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来建设5G。根据GSMA Intelligence在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从2019年至2025年,运营商在5G领域的投资会接近1万亿美元。一边是增长缓慢的收入,另一边又需要如此巨大的投入,全球电信行业不得不考虑采取有效的成本控制策略。到目前为止,业界讨论和研究最多的是自愿网络共享、虚拟化和向Open RAN过渡。与此同时,运营商还需要探索新的运营模式,比如基于同一张网络,为公众和高度重视数据安全的政府机构、企业提供不同质量、不同标准的服务。

    GSMA Intelligence还给出了几家运营商的实例。

    一是O2捷克公司。2014年,当地私人股本基金PPF Group从Telefonica手中收购了O2捷克公司,并将其持股的Cetin网络剥离出来。这笔交易不仅让投资者受益,还大大提高了捷克网络基础设施的升级速度。这是因为单纯的网络基础设施公司客户明确、收入有保障,因此很容易获得贷款,进而能够投入更多资金改善基础设施,形成良性循环。事实上,Cetin在剥离出来之后,每年的网络资本支出增加了40%,使得捷克的光纤覆盖率和宽带速度都达到了欧洲罕见的水平。

    二是印度Reliance Jio公司。Reliance将其通信塔、光纤等电信基础设施分拆为一家独立的公司Reliance Jio,新公司在2016年开始建设覆盖全国的4G网络。在Reliance先后三百多亿美元的投资推动下,Jio部署了遍布印度全国的4G网络,覆盖了印度90%的人口,并通过低价策略,在2019年中期成为了印度用户数量最多的运营商。在Reliance的运作下,Jio几乎没有负债,Reliance正在策划将Jio推向股市。

    三是澳大利亚Telstra。Telstra将其基础设施资产剥离,成立了一家名为Telstra InfraCo的新公司,管理着大约110亿美元的网络基础设施资产。在2019财年中,Telstra披露了内部接入费用,这笔资金其实就是支付给Telstra InfraCo的基础设施使用费。这笔钱和其他收入一起,让InfraCo的收入增长了51.6%,达到49.5亿美元。InfraCo目前是Telstra旗下一个半自治的部门,Telstra目前正计划将其所有的移动基础设施都转移给InfraCo。

    四是丹麦运营商TDC。TDC此前被Macquarie领导的财团以高出市场评估34%的价格收购,并进行了结构性分离。

    上述网络分解实例的财务前景都非常看好,不过GSMA Intelligence强调,各家在实际操作细节上存在很多差异,所以将网络基础设施打包分拆并不存在什么统一的模式。运营商在考虑分拆网络时,需要关注几个基本因素:设计访问、控制这些基础设施的规则;基础设施的质量和规模情况;基站、光纤和网络共享等级设计;如何解决实际操作中的灵活性和复杂性问题;出租基础设施的定价策略。总体来说,这些因素解决得越好,那么分拆网络设施就越容易取得成功。

    当然,越来越多的运营商启动5G部署、5G的建设规模不断加大,分拆基础设施面临的问题也会不断变化,各国运营商很难照搬先行者的成功经验来解决自己的问题,最终还是要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来选择可行的策略。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