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 东吴基金困顿中迎来新掌门,长江证券前总裁邓晖能否翻盘?
    • BY: 裴利瑞
      2019-12-02

    离开长江证券,邓晖转会东吴基金担任总经理的消息终于官宣。11月29日,东吴基金发布公告,宣布王晖新任公司总经理,原总经理王炯因工作调动离任。

    因经营不善二度离开长江证券

    王晖是一名券业老兵,从业经历近30年,其“两进两出”长江证券的工作经历一直为人津津乐道。

    王晖1990年毕业于中南财经大学金融学专业,获经济学学士学位,毕业后最早是被分配到了一个县级乡村邮电所,直到1991年湖北证券(长江证券前身)成立,王晖才通过应聘正式进入证券行业,并成为长江证券的第一批员工。

    “我做过柜员,干过红马甲,接手过一个亏空几千万的营业部,因为害怕被亏钱的股民袭击而不得不每天随身带着电警棍上班,后来扭亏为盈被公司重用;我也曾经从年少得志的30岁副总裁变成失业在家近两年的无业人士,后来勉强在这个行业重新找到一次机会,从一家小券商的副总经理做起。”在母校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17年毕业典礼的演讲中,邓晖这样描述自己近30年的职业生涯。

    邓晖的事业从长江证券起步,并用了10年的时间从最基层的员工,一路披荆斩棘坐到长江证券董事、副总裁的位置,直到2001年第一次从长江证券离开。

    出走长江证券后,邓晖又陆续转会了湘财证券、德邦证券,担任过湘财证券副总裁、德邦证券副总裁、总裁兼德邦期货董事长等多个要职。

    不过,真正让他起飞的是齐鲁证券。2008年11月,邓晖再次转会齐鲁证券(中泰证券前身),出任副总裁分管经纪业务。2008~2010年在职期间,齐鲁证券的经纪业务获得了迅速扩张,一跃成为证券业的黑马。凭借着优异的业绩,2010年3月,任期还不到两年的邓晖被提拔为齐鲁证券的总裁。

    2013年,邓晖受邀再次回归长江证券,出任监事长,并在2015年3月底被正式聘为长江证券总裁。

    再度回归的邓晖对长江证券的人才、架构、体制机制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业务创新。例如,在人才选拔机制上,2016年3月,邓晖带领全体高管公开竞聘上岗,原研究所所长刘元瑞就是在此次竞聘中脱颖而出,成为80后副总裁,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业内市场化改革的标杆。

    然而,在邓晖担任长江证券总裁的这几年中,长江证券的业绩似乎并没有让大股东满意。据wind数据统计,长江证券在2015~2017年期间的营收和利润连年下滑,例如2017年营收同比下滑22.86%,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83.35%。

    2017年12月,邓晖辞去长江证券总裁职务,随后逐步卸任了长江证券及子公司多个职务,此前市场化竞聘的长江证券副总裁刘元瑞升任长江证券总裁。

    东吴前任改革亦未见成效

    东吴基金成立于2004年9月,最新的股权结构是:东吴证券持有70%股权,为控股股东,海澜集团持有剩余30%的股权。

    成立15年来,东吴基金一共经历过三任总经理,分别是徐建平、任少华、王炯,均出自股东方东吴证券。此次邓晖这一完全没有东吴系背景的“外来者”上任,或许也代表了股东方期望他能像在长江证券一样,为东吴基金带来新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的希冀。

    要知道,作为一家已经成立了15年的老基金公司,东吴基金的发展一直都非常缓慢,在2016年1月董事长和总经理同时换帅后,时任东吴证券副总裁的王炯接替任少华出任东吴基金总经理,并喊出了“二次创业”的口号,大胆开启了市场化改革和人才布局,但成效并不明显。

    例如,在人才布局上,以王炯为代表的新任管理层将重心向投研人才倾斜,先后从外部引进了宝盈基金原投资总监彭敢、西部利得原投资总监付琦、富荣基金原量化投资总监葛勇等近10位投研领头人,东吴基金的业绩和规模已经显现出一定的改善。

    但近两年,东吴基金再现颓势,截至今年三季度末的公募管理规模为166.6亿元,较2018年二季度末的巅峰值292.19亿元下降43%,在137家公募中排名第81位。

    引进的基金经理也未能发挥出优异的业绩。据wind数据统计,彭敢麾下的东吴嘉禾优势、东吴双三角的年内收益分别为23%、20%,业绩在同类产品中居后;付琦管理的东吴国企改革年内业绩为-1.33%,这在今年主动权益基金普遍业绩大好的情况下几乎不敢想象。

    此外,公司规模占比超70%的固收类产品也频出风控漏洞。其中东吴鼎利、东吴鼎元、东吴优信稳健等三只债券基金在今年一季度同时踩雷“16信威01”债券,造成基金净值大幅下跌;东吴货币A/B、东吴增鑫宝A/B,两只货基的规模为90.53亿元,占据公司总规模的52.43%;东吴货币B这只货币基金年初至今已经遭遇净赎回35.7亿份,几近腰斩。

    在种种风控漏洞下,今年6月,东吴基金遭遇监管处罚。上海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指出,东吴基金存在在业务开展中未建立控制严密、运行高效的内部监控体系,未遵循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优先原则,办理相关基金份额的申购、赎回业务等问题,责令东吴基金进行为期六个月的整改,整改期间暂停受理及审查东吴基金公募基金产品募集申请。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