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 罗永浩上"老赖"名单,锤子科技路在何方?
    • BY:云中鸢
      2019-11-04

    继“为梦想窒息”后,“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也成了老赖。

    10月31日,坚果手机正式发布了坚果 Pro 3,这是锤子科技手机业务被字节跳动收购后问世的第一款产品,但却早已与罗永浩无关。现在同他以及锤子科技有关的是,不断新增的股权出质消息、挥之不去的裁员阴影、以及新鲜出炉的限制消费令。

     

    日前,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丹阳市人民法院于10月30日,对北京锤子科技及其实控人罗永浩实施限制消费令,限制其购买不动产、旅游、度假、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等高消费行为。

    11月3日晚间,罗永浩在微博发布文章“一个‘老赖’CEO的自白”,回应被列入法院限制消费令名单事宜,并称未来一定将债务全部还完,哪怕以“卖艺”的方式。

    罗永浩遭遇限制消费

    根据限制消费令,丹阳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4日立案执行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与北京锤子科技的买卖合同纠纷案。

    因北京锤子科技未按时履行相关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故法院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 北京锤子科技及罗永浩(北京锤子科技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不得实施9种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

    (六)旅游、度假;

    (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丹阳市人民法院还表示,如罗永浩因私消费以个人财产实施前述行为的,可向本院提出申请。如北京锤子科技因经营必需而进行前述禁止的消费活动的,应当向本院提出申请,获批准后方可进行。如违反限制消费令,经查证属实的,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予以罚款、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哪怕“卖艺”都会把债还完

    11月3日晚间,罗永浩在个人微博上发布700余字,首次全面回应2018年下半年以来锤子科技出现的经营危机。

    文章透露,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但在过去的10个月里,已经还掉了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罗永浩个人也以各种方式筹款帮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期间甚至签了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

    罗永浩表示,虽然申请破产清算可以合理合法地“赖”掉公司债务,不至于成为“老赖”,但为了不让债权人和投资者失望,锤子科技始终在坚持自救。期间发生的质押股权、变更法人等行为,均是为了还债工作所必须的继续经营需要。

    “在这里向我们的债权方、投资人,以及关心锤子科技命运的朋友们表示我由衷的歉意: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罗永浩在文章最后承诺,未来将继续努力把债务全部还完,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其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

    同时,他还表示,锤子科技也会继续做下去,未来的产品也许不能用“ smartisan ”品牌,也许不能用“坚果”品牌(相关品牌已被字节跳动收购),但无论如何锤子科技都会继续做下去。

    最后,罗永浩表示,创业维艰,过程难免窘迫狼狈,但不管是血是汗是屎是尿,只要战士不下战场,一切都有可能……何况最后实在不行,该战士还可以“卖艺”还债,请大家放心。

    北京锤子科技两度失信

    此次北京锤子科技和罗永浩双双被限制消费,起因是一笔大约370.60万元的货款。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北京锤子科技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支付货款370.60万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同时,案件受理费36448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41448元,由北京锤子科技承担。

    然而截至目前,北京锤子科技全部未履行相关付金钱义务,被法院认定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就在同一时间,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法院同样将北京锤子科技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北京锤子科技原应向申请人给付执行标的58.12万元及执行费8212元,但目前仅给付了13.47万元,仍有44.65万元等待给付。故被法院认定属于“其他规避执行”的失信被执行人。

    锤子科技麻烦不断

    不久之前,锤子科技旗下的“坚果手机”官方微信公众号的账号主体,由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得特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北京得特创新科技有限公司由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实控人为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

    这表明,锤子科技此前最为核心的手机业务已全部被今日头条纳入麾下。

    失去了手机业务,长期以来被裁员、总部解散等负面消息萦绕着的锤子科技将何去何从?罗永浩本人在10月6日发声称:“锤科还在,只是被迫不做手机了。”

    天眼查数据也显示,10月24日,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新增四条股权出质信息,这是大股东罗永浩(持股比例为27.81%)今年以来第49次出质该公司股权。而自去年12月起,罗永就先后不再担任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锤子科贸(上海)有限公司、深圳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4家公司的法人。

     

    贾跃亭、周鸿祎均曾是失信被执行人

    除罗永浩外,贾跃亭也早已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目前共记录了18条贾跃亭的失信被执行人记录,并收到了不止一条限制消费令,其中最近的一条是在今年的4月26日。

    值得注意的是,贾跃亭还以一己之力,将妻子甘薇和姐姐贾跃芳也一同拉下了水,目前甘薇也属于限制消费人员,贾跃芳则在此前与贾跃亭一起被列入首批限制乘坐火车飞机名单。

    早在2014年3月,另一互联网大佬周鸿祎也曾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但仅仅数天之后,周鸿祎就在个人微博正式向金山公司发出道歉声明,当晚其名字即从名单上即消失。

    此外娱乐圈,演员叶璇和歌手张行此前也曾因“拒不执行判决、裁定”,而被限制消费。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