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北京农商行李秀生谈IT技术对银行的风险管
    • 50家上市银行利润跌幅榜第二 甘肃银行上半年滑坡七成之谜
    • BY:每日财报
      2019-09-18

    伴随着中报披露季节的过去,上市银行的业绩也浮出水面。

    50家A股和港股上市银行中,47家净利润实现了增长,29家更是实现了双位数增长,唯有三家利润下滑的公司包括锦州银行、甘肃银行以及哈尔滨银行,下滑幅度分别为123.61%、76.77%以及16.51%。

    除了上半年被接管的锦州银行,利润跌幅最大的就要数甘肃银行(02139.HK)了。

    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上半年,甘肃银行营收38.58亿元,同比下降12.4%,净利润5.18亿元,同比下降76.6%。

    作为一家去年1月刚上市的港股银行新贵,甘肃银行上市之后业绩却是大变脸。去年上半年的利润增速从上年的185%坠落至8.02%的增长,到2019年上半年干脆就负增长了。

    甘肃银行这是怎么了?

    净利下滑趋势仍在继续

    甘肃银行在最近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中显示,其银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收入同比都有双位数下降。

    公司官方解读受市场竞争加剧,资金成本上升影响导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受资产质量下迁,加大计提信用减值损失的影响净利润同比下降。

    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甘肃银行上半年营业收入为38.579亿元,同比下降12.4%;2016年、2017和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9.71亿元、80.53亿元、88.72亿元,相对应的增速分别为31.45%、15.52%、10.22%;上半年实现净利润5.18亿元,同比下降76.6%,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近利润分别为19.2亿元、33.64亿元、34.4亿元,分别对应增速为48%、75.12%、2.3%。

    由此可见甘肃银行进几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持续放缓,今年上半年内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长继续走低,而且缩水幅度扎眼。

    然而,《每日财报》观察其他银行同期变动,除甘肃银行营业收入同比下降外,其余银行都呈现有力增长态势,城商行两位数增长就有22家,增速在60%以上的有2家,为盛京银行和泸州银行;增速在40%-50%的有3家,分别为天津银行、青岛银行和锦州银行;增速在30%-40%的有2家,增速在20%-30%的最多,有8家;此外还有7家银行的增速在10%-20%区间。

    归母净利润方面,哈尔滨银行、甘肃银行、锦州银行2019年年中分别同比下降16.51%、76.6%、123.6%,也是25家城商行中仅这三家归母净利润呈现负增长的银行。

    不良贷款率激增,市值蒸发数十亿

    为什么甘肃银行营收净利双双持续下滑呢?

    很简单的理由——不良贷款率高企,出现了大额的资产计提。

    据甘肃银行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不良贷款率高达2.97%,2014年至2018年,甘肃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39%、1.77%、1.81%、1.74%、2.29%。

    高达2.97%的不良率也是远远超过城商行的平均水平。《每日财报》注意到,今年二季度末,城市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到了2.30%,相比一季度末增加了0.42个百分点。

    为了应对不断高企的不良率,甘肃银行只好加大计提信用减值。

    甘肃银行在半年报也表示,加大计提信用减值损失是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2019年上半年甘肃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8.58亿元,净利润5.18亿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金22.9亿元,同比增加18.17亿元

    事实上,甘肃银行进行大额资产减值不是首次。

    公开资料显示,甘肃银行在港上市前夕,资产减值损失也曾巨大,同比骤降65.45%,为4.97亿元。

    因此,甘肃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在2017年上半年同比减少9.41亿元,也由此导致2017年上半年的营业支出变为13.39亿元,同比大幅下降42.17%。甘肃银行业绩也因此在2017年暴涨,给公司香港上市时主涨了动力。

    由于两次操作手法相似,市场颇有质疑之声:此番甘肃银行大规模计提资产减值损失,是否故伎重演,为在A股上市做必要的准备呢?

    截至9月16日收盘,甘肃银行每股股价1.76港元,处于发行价下方(发行价每股2.69港元),总市值较IPO之时缩水40多亿港元.起码在港股,资本并不认同。

    A股回归之路会受影响吗?

    近年来,城商行纷纷谋求IPO,众多城商行选择A股上市,一时间出现上市小高潮,行业人士直言A股银行上市如同下饺子,光2019年上半年相继有紫金银行、青岛银行、西安银行、青农商行和苏州银行挂牌上市,而重庆农商行和浙商银行也相继获得IPO批文。与此相对照的是17家城商行还在苦苦排队。

    相比较下现在香港上市再转回A股,成为部分城商行曲线A股上市的办法之一,一是H股上市便利,排队时间短;二是银行能够通过H股上市以及后续的再融资完成资本补充的目的;三是品牌效应增强,这不仅能影响资金成本,也有利于H股上市后回归A股。

    被誉为“西北第一银行”的在港上市股的甘肃银行曾备受关注,被看作在为回归A股市场做准备。甘肃银行是甘肃省唯一一家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于2011年11月正式挂牌营业,成立之初资产总额69.81亿元。经过近七年的发展,规模增长约40倍。

    今年5月份,甘肃银行与华泰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并曾早在2018年4月份向甘肃证监局报送辅导备案登记材料,申请辅导备案登记。

    据华泰证券2019年6月份向甘肃证监局提交的辅导进展报告显示,甘肃银行目前已接受A股IPO三期辅导。

    但对于甘肃银行来说,A股上市并不容易,上市一年多净利润大幅度下滑,而且超过了同行业同类机构的水平,上市进程很有可能受到波及。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