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太保“玩”O2O,服务好到不要不要的!
    • 告别“提款机”时代,保险关联交易最严“紧箍咒”来了!
    • BY:保险秘闻
      2019-09-10

    一路狂飙用来形容保险关联交易的增速一点不为过。不过,规模猛增的同时,潜在风险也在逐步放大。在征求意见稿发布一年有余后,关联交易监管硬约束来了。9月9日,银保监会正式发布《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从关联关系认定、关联交易的内控管理及外部监管等方面进行明确规定。分析人士认为,《办法》结束了过去“小修小补”的时代,为疯狂而隐匿的保险关联交易行为戴上了一道“紧箍咒”。一些过去隐匿于信托计划等通道下的保险关联交易,即将现出原形。


    补空白 新《办法》正式发布


    该《办法》共七章六十四条,按照关联交易管理流程,从关联关系认定、关联交易的内控管理、关联交易的报告和披露规则及外部监管等方面进行明确规定。


    银保监会表示,此次《办法》明确了从严监管、穿透监管的原则,建立事前、事中、事后全流程的关联交易审查和报告制度,突出重点、抓大放小,重点监控公司治理不健全机构的关联交易和大额资金运用行为,要求保险公司提高市场竞争力,控制关联交易的数量和规模,从而达到提高保险公司经营独立性,防止利益输送风险的监管目标。


    而之所以出台该《办法》,监管表示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关联交易风险突出,二是旧的办法不能适应目前的监管需要。


    银保监会表示,近年来,通过违规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问题已成为行业乱象之一,个别保险公司通过设立非金融子公司或者层层嵌套的金融产品,向关联方输送利益,把保险公司当成“提款机”,引发重大风险,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同时,银保监会认为,2007年制定《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暂行办法》已经不能适应防风险和强监管的需要。包括监管制度不完善,存在监管空白;关联交易形式多样,原有规定缺乏穿透监管内容和手段,存在监管盲区;原有制度较为零散,未形成统一全面的制度体系,不利于操作执行。


    强内控 设立控制委员会及办公室


    与此前发布的《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监管暂行办法》类似,该办法也通过增设部门来加强交叉领域的监管。


    在管理机制方面,该《办法》要求,保险公司董事会应当设立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负责关联方识别维护,关联交易管理、审查、批准和风险控制。同时,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应当设立跨部门的关联交易管理办公室,成员应当包括合规、人事、财务部门负责人等,并指定一名高级管理人员担任负责人,负责关联交易的日常管理等具体事务。


    而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及其办公室对关联方信息档案的更新、维护负有主动管理责任,应当通过公开渠道查询等方式对有关信息进行必要的核实验证,并对可疑信息和有关媒体报道给予关注。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保险市场研究中心主任郝演苏分析称,目前,上市保险公司均在董事会层面设立了关联交易委员会。该《办法》现在扩大到所有保险机构,其目的仍然是防范风险,通过审查关联交易制度的过程,增加防火墙,有效监控经营风险。


    重实质 明确各项关联认定


    值得一提的是,为防止关联方利用其特殊地位,通过关联交易侵害保险公司或保险消费者利益,该《办法》根据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对关联方、实际控制人、一致行动人、金融产品的最终受益人、关联交易等进行认定。


    例如,该《办法》明确指出,保险公司的关联方是指与保险公司存在受一方控制或重大影响关系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次对于关联方的认定范围有超过原有范围,这也使得不少潜伏者浮出水面。虽然关联方的设置还有更多更隐蔽的做法,但此规定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此前的监管漏洞,提高了违法成本。


    此外,对于关联交易的认定也更加明确,该《办法》指出,保险公司的关联交易是指保险公司与关联方之间发生的转移资源或者义务的事项,并且划分为五大类型,分别包括投资入股类、资金运用类、利益转移类、保险业务类、提供货物或服务类。


    例如,资金运用类包括在关联方办理银行存款,投资关联方的股权、不动产及其他资产;投资关联方发行的金融产品,或投资基础资产包含关联方资产的金融产品;与关联方共同投资(含新设、增资、减资、收购合并等)。


    该业内人士也表示,明确的认定将对保险公司和监管部门在实践中都具有极强的可操作性。


    严监管 责任主体更全面


    提升内控的同时,新的《办法》中强化了外部监督作用。例如《办法》第五十三条规定,银保监会审查关联交易时,可视情况采取以下审查措施,包括要求保险公司及其关联方补充说明或提供法律意见、财务顾问意见等有关材料;对关联交易的有关问题提出公开质询等5项措施。


    同时该《办法》要求,保险公司在年报中不仅按照会计准则披露关联交易情况,还应当按照监管标准披露当年关联交易的总体情况。


    中国精算研究院金融科技中心副主任陈辉表示,会计报告中的信息披露是基于一般会计准则要求的,但是保险作为金融企业有其特殊性。监管规定特殊披露内容,这也属于正常做法。总体来看反映了监管趋严态势。


    也有保险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该规定意味着监管部门以后可以根据保险公司的实际情况来进行监管,方式更加具有灵活性,对关联交易的监督也会更全面更到位。


    此外,该《办法》还加大了对责任主体的监管力度。《办法》除了对保险公司、保险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或其他有关从业人员采取监管外,还对保险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关联方以及相关服务机构均会采取监管措施。


    例如,《办法》第五十九条规定,会计师事务所、专业评估机构、律师事务所、税务师事务所等服务机构违反诚信及勤勉尽责原则,出具文件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银保监会可以进行行业通报,一定时期内不予认可其出具的意见或报告,并移交有关监管部门依法给予行政处罚。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