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北京农商行李秀生谈IT技术对银行的风险管
    • 外资持有人民币债券规模突破2万亿 汇率波动或难阻外资加仓热情
    • BY:腾讯证券
      2019-08-13

    8月11日,中央结算公司最新公布的7月债券托管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境外机构在中央结算公司托管债券规模16986.2亿元,比6月末增加533.82亿元。


    同日,上海清算所最新公布的7月债券托管数据也显示,截至7月底,境外机构在上清所托管债券3176.87亿元,较6月末增加86.44亿元。


    这意味着境外机构累计持有中国人民币债券的规模首次突破2万亿元大关。


    在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Sam Laughlin看来,海外资本之所以持续加仓人民币债券,一方面是7月以来中美利差(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从123个基点扩大至136个基点,令人民币债券的吸引力持续上升,另一方面是7月以来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升温,令越来越多海外资本纷纷加仓高信用评级且收益相对较高的人民币债券,以博取高回报与高安全投资效应。


    “事实上,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反而令我们配置人民币债券的步伐加快了不少。”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原因是贸易摩擦升级令10年美债收益率直线跌破1.6%整数关口,倒逼他们不得不加快新兴市场高收益国债的配置步伐以满足固定收益投资组合业绩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7月份国内政策性金融债(主要是政策性银行发行的债券)俨然成为海外资本加仓的重点目标。


    数据显示,7月份海外资本累计加仓约400亿元政策性金融债。究其原因,是政策性金融债的信用评级与国债相当,但收益率略高于国债,更能满足海外资本对投资收益的要求。


    “若中美贸易局势持续趋紧,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的步伐还会持续提速。” 美国对冲基金Thread needle资深策略师EdAl-Hussainy向记者直言,目前华尔街金融机构普遍预期若中美贸易趋势持续趋紧引发避险投资需求大幅升温,10年期美债收益率很可能跌至1.3%下方,到时中美利差进一步走高将吸引更多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


    7月汇率平稳创造加仓“窗口期”


    在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看来,7月海外资本持续加仓人民币债券,的确出乎部分投资机构的意料。


    “但现在看起来,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债收益率下滑的冲击反而更大。”Sam Laughlin直言。


    数据显示,7月以来,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2.033%一路跌至1.6%下方,跌幅高达逾73个基点,加之1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一度跌至-0.4%附近的历史低点,令众多欧美投资机构发现配置美德国债早已无法满足自身固定投资组合3%的年化收益目标,纷纷将目光投向高信用评级且收益相对较高的新兴市场债券资产。


    “这也是7月海外资本特别青睐政府类金融债的原因之一,因为它的收益率略高于国债,但信用评级与国债相当,等于让海外资本获得了额外回报以尽可能实现3%年化收益目标。”一位境内私募基金固定收益类资产交易主管向记者透露。


    在他看来,7月人民币汇率走势相对平稳,基本在6.83-6.89之间徘徊,也让海外资本获得了一个良好的加仓人民币债券窗口期——由于当月汇率走势平稳,海外投资机构加仓人民币债券的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相对偏低,基本不大会吞噬大部分中美利差所带来的无风险套利回报。


    “8月以来人民币汇率波动一下子扩大不少,且汇率跌破7整数关口,导致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较7月份差不多上涨了70-80个基点,令实际无风险套利回报(中美利差-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降至50-60个基点,可能会影响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的步伐。”这位私募基金固定收益类资产交易主管直言。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海外资本对人民币债券配置的兴趣似乎未受汇率下跌冲击,一方面他们引入了波动性套利策略,以降低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另一方面鉴于人民币国债与政策性金融债的高信用评级与高流动性,一些海外投资机构正尝试以2-3倍资金杠杆投向人民币债券,以填补无风险套利收益下滑“缺口”。


    “这表明越来越多海外资本对人民币债券的投资信心正在增强,年初几乎看不到海外资本以杠杆形式投资人民币债券的景象。”Sam Laughlin指出。


    海外资本优先配置人民币资产


    在业内人士看来,7月海外资本持续加仓人民币债券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央行的跟随降息步伐慢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甚至并不会跟随降息,令人民币债券收益率获得相对的利差优势。


    在7月底美联储扣动降息扳机前后,俄罗斯、土耳其、阿联酋等新兴市场国家先后采取降息措施,甚至印度、泰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降息力度超过市场预期。究其原因,这些国家正急于通过降息措施压低本国债券收益率,避免热钱涌入套利而大幅抬高本国货币汇率,最终酿成未来资本大幅流出与金融市场动荡的风险隐患。


    “在不少海外投资机构眼里,目前中国尚未跟随降息反而令人民币债券收益率相对优势得以扩大,吸引他们更愿将资金配置到人民币债券身上。”EdAl-Hussainy指出。这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中国经济成长基本面与金融市场稳定性要优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投资人民币国债的安全边界反而更高。


    一位正加仓人民币债券的海外投资机构亚太区负责人向记者透露,7月以来中美利差走高至136个基点,其走高幅度也位列新兴市场国家前列,加之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跌幅低于土耳其、阿根廷比索等新兴市场货币,这也是吸引他们优先考虑加仓人民币债券的主要原因之一。


    “鉴于近期汇率波动幅度加大与人民币债券价格走高,我们正考虑将部分人民币债券交易策略从持有到期转向交易获利(即高抛低吸)。”他透露。他们的交易模型发现,在某些特定交易时机开展高抛低吸交易,其收益回报反而高于持有到期策略,且避险需求升温令部分人民币国债价格大幅走高,令高抛低吸交易策略实际回报超过他们的预期值。


    债券通数据显示,7月份海外资本净买入债券量与交易量皆创下历史新高。


    这位海外投资机构亚太区负责人表示,尽管交易获利策略日益受到青睐,但他们不会降低人民币债券的整体配置比重,因为在当前全球经济衰退压力加大与欧美国债收益率持续走低的情况下,人民币债券依然是高收益+高安全投资边界的重要资产。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