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 趣店千亿市值梦幻灭 六大股东中五位相继减持或离场
    • BY:长江商报 陈妮希
      2019-05-07

    在创始人罗敏许下千亿美元市值的目标后,大股东相继离场,让转型中的趣店措手不及。

    近日,美国证监会更新的信息显示,蚂蚁金服集团日前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更新的Schedule 13G文件。该文件显示,蚂蚁金服不再持有趣店任何股份。对此,长江商报记者向蚂蚁金服方面求证,对方表示:“确认属实,具体以美国证监会公布的公开信息为主。”

    这意味着,自2017年以来,趣店的前六大股东,除罗敏本人持股21.6%未经变动以外,其他股东以全部清空或减持趣店股票而告终。对此,趣店显得毫无招架之力。

        上市后股价难止跌

    在市值暴跌七成之后,蚂蚁金服也扛不住了。

    蚂蚁金服为什么要减持趣店股份?蚂蚁金服方面在面对记者追问时回复:“这个是正常的商业决策。蚂蚁与趣店正常的商业合作不受影响。”

    尽管蚂蚁金服的回复未提及趣店现状。不过,长商报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自2017年以来,趣店的前6大股东,除了趣店CEO罗敏和蚂蚁金服之外,其他全部陆续减持趣店股票,趣店的资本之路走得步步艰辛。

    就在不久前,趣店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2018年年报中,蚂蚁金服持有趣店近13%的股权,已从2017年末的第五大股东升至第二大股东。不过,蚂蚁金服股权占比的升高,主要源于该公司总股份数的减少,而与其所持股份数无关。

    趣店上市前,昆仑万维持股19.70%,排名趣店第二大股东,而蚂蚁金服则以其全资附属公司API(Hong Kong)Investment Limited持有趣店12.82%股份,排名第五位。自各路股东一路减持趣店股份,趣店不再被投资人看好了就多次被诟病。

    去年,联络互动4月24日晚间公告,董事会提请股东大会授权公司经营层适时出售趣店股份,让已经被资本“抛弃”趣店雪上加霜。

    在此之前,同样身为投资人的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则在趣店上市后一再减持。据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公开资料显示,昆仑万维2018年出售趣店股票获得的净利润为5.11亿元,占公司净利润的比例为50.78%。2017年通过出售趣店股票,昆仑万维获得投资收益4.33亿元,占全年净利润43%。

    进入今年,昆仑万维再次公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累计出售趣店股票1850.27万股,交易均价为5.678美元,获得收益1.62亿元人民币。为何如此迫不及待从趣店抽身而退?从目前市场反馈情况来看,多指上市后股价难止跌。

    在上市之初,趣店曾短暂突破了百亿市值,那时的它,是在美上市市值最高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创下业内神话。上市首日报收于29.18美元,较发行价24美元上涨21.58%,罗敏也是在那时候许下的“千亿”市值梦。

    这一切离不开资本的推波助澜。趣店起家于校园贷,发迹于现金贷,从成立到上市,趣店仅用了3年零7个月的时间,完成6轮融资,其中不乏知名创投机构与上市公司,如蓝驰创投、源码资本等。不过,在上市第七个交易日就已遭遇破发,趣店的高光时刻定格在2017年底。

    在强监管与社会舆论双重冲击下,“现金贷”起家的趣店终究难逃一劫,股价一落千丈。上市半年,股价与市值均跌去八成,百亿市值一去不复返,资本也陆续初现离场的信号。

    在经历了几场措手不及后,趣店也开始自救,近日宣布,已与股东昆仑集团签署股票购买协议,趣店将回购昆仑集团手中的全部趣店股票。分析人士指出,此举体现了趣店强大的现金储备,也显示了公司高层对股东负责的态度。除了稳定股价外,也释放了高层对公司的信心。随着蚂蚁金服与昆仑万维的退出,趣店来自股东层面的减持压力将大幅缓解,将迎来价值回归。

        业绩增速明显放缓

    当趣店市值从117亿掉到52亿时,或许是为了振提投资者信心,趣店CEO罗敏宣称,在趣店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之前,不再从公司领取一分钱薪水和奖金。然而,虽然发力炙手可热的助贷业务,趣店转型背后也与“千亿”市值梦渐行渐远。

    从趣店披露的财报数据来看,表现依旧不错。财报显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2018年趣店集团实现调整后净利润26.8亿元人民币(3.9亿美元),同比增长19.7%,超额完成全年净利润25亿元人民币的目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第四季度实现调整后净利润8.5亿元人民币(1.2亿美元),同比增长50.1%,再创历史新高,趣店股价也在今年明显回升。

    但有分析指出,近期发布财报的互金企业均采用的是ASC606的会计准则,与之前的ASC605相比,最大的区别在于:企业可以提前将确认完成合同义务的未到账收入记为收入。

    这种颇具“互联网思维”的会计准则,会让财报更“耐看”,但企业发展并没有数据表现的那么好。

    能否获得市场认可,还得看转型情况。截至目前,趣店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三大业务,分别是消费金融服务、大白汽车新零售、以及贷款便利化和其他。大白汽车新零售是趣店上市后推出的新业务,2017年时,该业务收入不到3000万,2018年暴涨至21.75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升至28.3%,成为趣店的第二大业务支柱。

    不过, 2018年整个汽车行业的经营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汽车同比销量持续下滑,大白汽车也受到波动,2018年第二季度时,趣店的大白汽车新零售业务录得单季最大收入7.85亿元,但在第三、四季度时,该业务的收入持续下滑,至第四季度时,收入仅2.58亿元。趣店也不得不将170多家店铺削减至30家,前景难测。

    而且,趣店大白汽车的重资产模式,门店、库房、运输、人员、车辆处置成本不容忽视。从趣店销售成本来看,呈现大幅上升趋势,2017年占总收入的0.5%提升至2018年的26.1%。这主要是因为大白汽车业务的开展,使得购买租赁汽车的成本大幅增加。

    也就是说,若想获得更进一步的增长,首要的就是大量资金的投入。从如今资本离场的趋势来看,大白汽车想要继续发展不得不采取加盟模式减轻成本投入,但如此一来,对于风控体系考验也会增大。

    与此同时,趣店原先暴利的现金贷业务在严监管之下已是艰难生存,逾期率环比上涨,同时多指标下滑。从2017年的消费金融收入直接翻3倍至36.42亿元,到2018年三、四季度,该业务收入同比下滑约8%。

    在消费金融增长疲软、大白汽车业务“跳水”、净利润增速放缓的多重考验下,罗敏的千亿美元市值梦显得更加遥遥无期。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