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太保“玩”O2O,服务好到不要不要的!
    • 宁波高发欲摘保险牌照,车险“革新声”再起落地仍存难题
    • BY:李丹萍
      2018-11-19

    近期,宁波高发汽车控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高发”,603788.SH)公告称,拟参与发起设立财产保险公司,同时通过智能网联技术,创新车险产品、科学定价。

    事实上,汽车上游企业涉足车险,在行驶数据方面或有相对优势,但也面临历史经验不足,前期产品开发受限等问题,此外,专家也指出,车联网保险产品制度未全,且消费者对价格敏感,谈落地或为时尚早,革新车险仍待时日。

    谋变革,汽车上游企业拟“涉水”车险

    据了解,宁波高发拟以自有资金出资2亿元,持股占比20%。公告内容显示,主发起人还包括宁波均胜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均胜电子”,600699.SH),拟出资3.3亿元,占比33%。

    从股东背景来看,宁波高发、均胜电子均为汽车上游企业,归属汽车零部件制造业。细化来看,宁波高发作为整车制造的一级配套商直接供货,如汽车变速操纵控制系统、加速控制系统产品等;均胜电子主营业务包括车载互联系统、汽车安全系统等。

    事实上,2017年4月,作为主发起人的均胜电子曾披露关于拟发起设立财产保险公司的公告,彼时,还无意向参与方,如今宁波高发的加入,或使得财险公司筹建事宜略向前一步。

    为何汽车上游企业拟发起财险公司?

    均胜电子直言称,根据保险业新“国十条”提出,到2020年保险深度(保费收入/GDP)达到5%的要求测算,整个保险行业保费收入需达到15.5%的年复合增长率,“2020年,整个车险市场规模约为1.2万亿”。由此看来,车险“蛋糕”带来的巨大规模及潜在利润刺激,也为拟进入保险行业的直接驱动力。

    另一方面,则是宁波高发基于汽车相关主业的产业链延伸。

    “将智能网联、车载信息服务和汽车安全领域与汽车金融服务相结合,探索相关领域的商业模式”,宁波高发介绍称,将促进创新智能网联技术和车险产品的发展,同时开展更公平、科学的车险定价模式,通过高级驾驶辅助系统,进一步促进驾驶者改善驾驶行为习惯,加强行车道路安全,减少财产损失。而基于产品创新,也能增加宁波高发盈利点,“优化盈利结构,提升公司综合竞争能力”。

    “上游企业进入车险行业是好事,只有竞争才能推动行业进步”,一位车险业内人士对蓝鲸保险分析道,目前存在部分汽车零部件企业涉足车险行业的现象,“产业链上的企业都想离客户更近一步”。

    前端发力,欲除车险亏损“痼疾”

    事实上,车险业务一直是财险公司的业务重头,占比近七成,但寡头现象严重,多数险企车险业务难以盈利,定价、查勘、理赔等环节成本居高不下,竞争激烈,渠道费用高企,“低价格战”每每使中小险企苦不堪言,高赔付率则压低利润水平,尽管科技赋能、产品创新等革新之声也并不少闻,但鲜有实际成果“落地”。

    “车险盈利主要看两点,一是获客能力,这取决于股东资源以及股东、管理层业务拓展能力,二是风险管理能力,传统方式是根据车辆过往出险情况,进行客户画像”,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对蓝鲸保险分析道。

    “车险风控的70%集中在前端承保”,徐昱琛进一步解释称,尤其是在个人车险业务中,相较于后端理赔,从源头上控制车险发生概率,才是险企需要抓住的重中之重,“需要明确车险售卖对象,以及如何给出正确定价”。

    车险行业低价格、高赔付率、低利润的“痼疾”面前,宁波高发、均胜电子即从前端描绘了一张蓝图,拟结合智能网联技术探索车险产品发展。

    事实上,瞄准车险前端的并非一家,融盛财险也欲分羹,其拟背靠股东东软集团在车载系统方面的优势,以大数据分析为基础,打造“驾驶行为分析/车联网+车辆”保险。

    据了解,车联网数据收集主要集中在车辆性能的改变以及用户用车习惯,包括使用时间、功能、环境和驾驶习惯监测等,基于以上数据,与车辆保险结合,进而根据驾驶习惯进行风险预判,定制化车险。

    而依托车联网和ADAS安全驾驶辅助系统,以相关技术和数据处理能力为核心,在销售前端开展风险识别和筛选,引导安全驾驶行为,一是为降低出险频率,二是运用车联网技术挤压汽车保险理赔水分,提升保险公司经营管理水平与风险控制能力。

    大势所趋,落地仍为时尚早

    大势之下,车联网产品的创新、科学定价的落地又有何难点呢?

    首先从用户角度来看,“难点不在于技术,一是如何改变用户习惯,二是可否有足够的线下服务能与线上业务相结合”,上述车险业内人士进一步解释称,目前,车险业务获客难且黏着度低,“现在谈落地还为时尚早”。

    此外,行驶数据获取也并非易事,例如,在风险筛选和核保方面,要在客户授权使用的前提下,才允许险企采集和处理车辆驾驶行为数据,构建驾驶行为风险评估模型,进行费率精算。

    再来看定价方面,区别于传统的车险定价方式,基于车联网的科学定价,更契合个人行车习惯,为个制化条款费率。

    “在定价环节,风险变动意味着费率调整,若风险程度升高,客户对于价格的提升将难以接受”,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教授郝演苏说道。

    从汽车上游企业角度来看,与普通险企相比,其在行驶数据方面或有相对优势,但也仍存不足。“车商可能有行驶数据,但是没有理赔数据”,徐昱琛提醒称,理赔数据等资源集中在险企手中,汽车上游企业前期或没有足够的数据样本来进行产品开发,而车险产品的风险系数预测,很大程度依赖于历史数据的建模。

    “通过技术应用来革新车险行业难点还在于制度方面”,经济学家宋清辉补充道,通常情况下,技术容易取得突破,但制度往往会“慢半拍”,“只有制度先行,创新才更佳具有活力”。宋清辉指出,尽管车险领域“科技+”声音不断,但落地情况难言乐观,稍有“纸上谈兵”之嫌。

    “车险行业水很深”,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说道,但在此背景下,行业还是需要积极创新尝试。

    “人保、平安、阳光、众安四家险企UBI(基于使用的保险)产品审核通过,说明监管层面是认可新车险产品的”,上述车险业内人士说道,尽管目前监管报备审批新产品的条款还暂未确定,“但未来市场一定会重新洗牌,这个趋势不可逆”。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