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北京农商行李秀生谈IT技术对银行的风险管
    • 通道服务走向终点,银行系基金子公司“减肥”
    • BY:洪小棠
      2018-10-29

    历经长达近6年的治理,基金公司及子公司的专户业务正在向主动投资回归。

    10月22日,证监会下发《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和《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下称《资管细则》),明确要求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禁止“提供规避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

    同时,“禁止利用分级产品为劣后级委托人及其关联方提供融资”等安排,也将让此前零星存在的场内结构化配资业务无法开展。

    在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的公募业内人士看来,《资管细则》或让基金专户的通道业务正式走向终点。这一新政对通道服务、配资业务的叫停,或让此前通道业务占优势的银行系基金子公司受到更大影响。

    而据记者发现,上半年不少银行系基金子公司已经开始了主动“减肥”,一些公司的规模削减甚至超过千亿规模。

    银行系或受更大冲击

    “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应审慎经营,制定科学合理的投资策略和风险管理制度,有效防范和控制风险。”证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禁止证券期货经营机构提供规避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禁止证券期货经营机构通过合同约定让渡管理职责,禁止管理人按照委托人或其指定第三方的指令或者建议进行投资决策”。

    “之前也有提出对通道业务的规范,以及不得让渡管理责任等表述,但这一次是依照4月27日下发的“资管新规”来制定的,所以对通道业务的叫停也会更加决绝。”一位接近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的公募基金人士称。“《资管细则》中的‘三个禁止’,明显是冲着通道业务来的。”

    事实上,基金子公司近年来的规模增长中,绝大部分的贡献来源于通道业务。来自中基协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基金子公司整体规模达6.12亿元,但体现通道业务的一对一产品就达5.1亿元,占比超过八成。

    “如果没有通道业务的加持,基金子公司的规模也不会那么大。”北京一家基金子公司的投资经理表示。

    此外,基金专户可能开展的结构化配资业务也在此次《资管细则》中被明令叫停,其“禁止利用分级产品为劣后级委托人及其关联方提供融资。”“2015年股市剧烈调整时结构化配资一度被叫停了,但后来一些低杠杆的债市配资仍然存在,但这一规定明令要求后,这一类业务应该也很难再开展了。”前述投资经理指出。

    在基金业内人士看来,通道业务的叫停或将对依靠银行、保险等大型金融机构股东优势的基金子公司带来更大冲击。“过去通道业务的甲方基本都是银行,而银行系的基金子公司也相应地获得了大量的关联类业务,让其规模不断做大。”北京一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表示,“但是通道业务一旦叫停,这些关联类业务的消失,将很有可能造成这些基金子公司规模的快速下降。”

    多家半年降逾千亿元

    事实上,在过去的基金子公司江湖中,绝大多数规模排名靠前的基金子公司均来自银行体系。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中基协获得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规模排名名前十的基金子公司中,除排名第8的博时基金子公司——博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和第10的易方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外,其余八家均为银行系或保险系基金子公司。

    例如招商银行控股的招商基金子公司——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招商财富”)、浦发银行控股的浦银安盛基金子公司——上海浦银安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浦银安盛资产”)截至今年6月底的规模分别为4579.59亿元和4031.35亿元,位列全部基金子公司排名的第二、三位。

    值得一提的是,在《资管细则》尚未下发的2018年上半年,不少银行系基金子公司的规模就已经发生大规模的净减少。

    例如2017年第四季度时,招商财富、浦银安盛资产两家基金子公司的规模分别达5584.46亿元和4753.20亿元。这意味着,仅在今年上半年,上述两家基金子公司规模减少就各自达1004.87亿元和721.85亿元。

    规模收缩更明显的还有民生加银和平安大华两家公募子公司——截至今年6月底,两家基金子公司的规模分别为1683.06亿元和3082.33亿元,较去年底规模分别下降1698.38亿元和1375.38亿元,这意味着两家公司上半年每月平均规模减少就达283.06亿元和229.23亿元。

    “一方面,2016年以来基金子公司实施净资本监管,一些资本金不足的子公司不得不压缩规模;另一方面因为资管新规要打破嵌套和监管套利,一些公司已经预感到通道业务可能被叫停,所以为了提前转型,进行了业务调整并收缩了规模。”一位接近中基协的基金子公司人士指出。

    不过也有部分基金子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反其道行之”地出现了规模逆势增长。例如建行旗下的建信基金子公司建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规模在去年底时为4398.04亿元,而截至今年 6月底,其规模已增至4632.49亿元,排在全部基金子公司规模之首。“一些基金子公司有业务展期的需求,也有政策敏感度不高的原因,但是在通道业务被完全叫停的当口,下一步这些公司的规模大概率也只会进一步下降。”前述接近中基协的基金子公司人士坦言。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