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案例
活动
科技资讯
跨界金融
证券
保险
银行
首页
搜索
经典案例
  • 黑龙江农村信用社——增值税管理系统
  •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于2005年8月2日成立,由省内13家市地联社、办事处和81家县级联社自愿出资入股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经省政府授权,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负责行使对辖内市、县(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行业管理、业务指导、协调服务职能。

  • 鑫元基金——新一代互联网金融产品-鑫钱宝
  • 经中国证监会批准,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12日在上海正式成立。公司由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与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组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人民币,总部设在上海。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资产管理和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止2016年12月31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近4000亿,母公司固定收益业务特色突出,货币、固收基金行业排名靠前,子公司规模排名行业前十。

    视频
    更多
    北京农商行李秀生谈IT技术对银行的风险管
    • 银行理财产品门槛降低 喜忧参半
    • BY:中国网财经
      2018-10-15

    凡事如同硬币的正反两面。银行理财产品门槛降低,亦带来不少令人担忧之处。

    9月底,银保监会在经过两个月征求意见之后,正式发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简称“理财新规”)。

    这是商业银行理财具有划时代里程碑意义的纲领性文献,可极大地提高监管效能,为净化理财业务生态环境奠定了坚实的“法制”基石,意味着商业银行20多万亿元的理财产品将全部纳入规范有序的监管轨道。

    “理财新规”亮点很多,如将公募与私募理财产品进行严格区分,引入24小时投资冷静期;规定在银行间市场和证券交易所市场发行的资产支持证券,明确包含ABN;继续允许私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票,放开公募理财产品不能投资与股票相关公募基金的限制,允许公募理财产品通过投资各类公募基金间接进入股市等等。

    此外,对于市场机构反映的进一步降低理财产品销售起点,扩大销售渠道,将依法合规、符合条件的私募投资基金纳入理财投资合作机构范围,不强制要求个人首次购买理财产品在银行营业网点进行面签,允许发行分级理财产品等方面的意见和建议,拟在理财子公司业务规则中予以采纳。

    其中,最为吸引人眼球、也是最为广大投资者所喜爱的要属“设定单只理财产品销售起点,将单只公募理财产品销售起点由目前5万元降至1万元”这一规定。这意味着银行理财产品门槛降低,由过去的“稀有品”飞入寻常百姓家。

    然而,对银行理财产品门槛降低,仍需客观理性和辩证地看待,不能盲目一味推崇,实际上,这一变化应是喜忧参半之事。

    喜的是,银行理财产品门槛降低,可极大地提高银行理财产品投资的普惠性,使银行理财产品继续保持“平民化”趋向,而不单在“高大上”行列,使亿万普通投资者依然能够分享银行业改革与发展的红利,使商业银行继续与广大普通民众“同呼吸共患难”。

    其次,这一改变消除了商业银行的广泛担忧,理财门槛降低不致将广大普通投资者拒之门外,仍可保持银行理财产口的旺盛人气指数,不致因参与者减少而导致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的过度萎缩,对银行理财业务的继续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对缓解银行资金紧张局面将起到重要作用。

    再次,对商业银行经营带来诸多利好,有利于在很大程度上缓冲商业银行非标业务并表导致资产业务收缩带来的负面经营影响,使银行理财中间业务依然保持足够的活力,为商业银行经营盈利能力扩大带来较大的拓展空间。

    凡事如同硬币的正反两面。银行理财产品门槛降低,亦带来不少令人担忧之处。

    一是银行理财产品门槛降低,让一些不具备合格投资者身份、收入较低、抗风险能力较弱的投资者涌入银行理财产品投资行列,在打破刚性兑付的大前提下,极有可能增加投资者的投资风险。一旦造成投资亏损有可能给不少家庭带来痛苦,给社会稳定带来压力。

    二是理财产品低门槛不仅会导致投资者的参差不齐,也会加剧银行机构之间的盲目竞争,给银行理财产品市场健康、可持续发展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三是理财产品低门槛,会导致理财投资需求的无限膨胀,导致理财产品发行过多、过滥,使银行理财产品陷入新一轮的快速扩张,给监管当局带来一定难度,也会加大金融监管成本。

    因此,为使“理财新规”真正发挥作用,商业银行应准确把握门槛降低的尺度,扬长避短,趋利避害;监管部门也应加大监管力度,确保“理财新规”门槛不偏不倚,对促进商业银行理财业务发展起到正向作用。

    分享
    0人觉得很赞
    发布